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hljjy的博客

想什么就说什么,文学创作百花齐放。陈述事实,表达观点。

 
 
 

日志

 
 
关于我

正当念书时遇上文革,无奈学校关门,所谓停课闹革命.刚满16周岁,被发配去了黑龙江的农村插队达10年之久,26岁回到上海后重新回炉学习知识.在上海电气集团工作直至因病提前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知青文学: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原创》  

2014-04-28 15:51:13|  分类: 燃烧的激情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4年,当年的知青我被发配在连队窑地出苦力。当时场地上扣好了的砖坯子时常被家猪踩掉,拱坏。按照当地的习惯,家猪都是放养的,只有到了喂食时,猪会自动跑回来接受主人的喂食。但一连几天早晨上工时,窑地时常被糟损的不像样子,到处是猪蹄印,一时也不知是连队的猪,还是老乡家里的猪,我们这帮窑工们都恨透了,眼看着辛苦得来的劳动果实被毁于一旦。
  是我出的坏主意,我们商量好了,七八个窑工天刚亮去了窑地,不一会儿大小不等的五六口猪顺着大路也来“赶场”了。夏天,窑地周围的草丛里、河塘边经常有蛇出现,几乎每天都能被我们的窑工打死五六条,多至十来条。显然,那些个猪是冲着死蛇来的,死蛇是猪的佳肴美餐。吃完后,猪们并不罢休,玩兴未足的猪们到处转游,在我们工作的场地上椋晒着的砖坯子被踩坏无数。
  那天,我看中了一头百十来斤的肥猪,冲上去就拉住了猪的尾巴后,众窑工们一拥而上,刀子自然早已储备好,况且我们是有目的的。大家七手八脚把那肥猪拉扯到河边,农民工小李对准猪的脖子就是一刀,血全都放到“西米干河”里。接着,小姚打上两桶水,架起干柴就地烧水退毛、开膛。同时招呼小王快去“卫东”供销社打酒,准备中午来他个一醉方休。小王立即返回屯里借了老巴的那辆自行车,不到三个小时就打来了五六瓶老白干。
  窑地,我们都是自己开伙,锅碗瓢盆样样不少,好久没有如此痛快的吃一顿了,这下解了我们的口福。简单又明了,河水煮肉,放点盐,那个香味简直是绝了。我们把肉切成半斤或一斤的大块,直接放到大锅里煮。煮得烂透,吃起来还沾嘴,猪油滴的满身都是,七八个窑工人人都乐开花。从此我才真正领略到什么是大块吃肉,大碗喝酒 ,真得是一醉方休,肉管饱,酒管醉。哪里还有心思去干活,整个都被这快乐的情绪喧染的一时不知东西南北。吃完后,也醉得七晕八素,对着太阳一气睡到天黑。东倒西歪地回到屯子后,又一头倒在坑上,迷迷糊糊地又一觉睡到大天亮。
  一口百十来斤的大肥猪,我们足足吃了个把星期,还真过得叫做原始的共产主义生活,加上点儿土豆,油饼(猪油熬的),给我们这帮穷哥们增添了不少的力气,干起活来一个顶俩,甚至多做的工分也不要了,可连队还把我们多做贡献而不要报酬当做所谓的新生事物,做为典型报到场部,当年我们这些窑工们在暗地里一直好笑。记得那时候,正是“左的路线”当权和"四人帮"横行时。我们知青们是看不到希望和前途.乃好比是一群草寇在山寨作乱。
  事后,我们窑地的所有同志都订立了攻守同盟,谁也不许说出去。不过直到过去半年多工夫,也不知猪的主人是谁。我想:大概猪的主人以为猪早已走失了吧。谁也不会想到会被我们这穷哥们给宰杀吃了。
  此事已经过去近四十年了,当时虽然快乐了一阵子。现在想来,还有一股子内疚感,本不该如此。被别人称之为"偷鸡摸狗"的知青干出如此"好事",全自出于当年艰苦生活的无奈和自找的乐趣来解当时的"无米之炊"即所需要的口福.那些没有下过乡插过队的的现代人可能都无法理解当年我们这批知青的"坏".而且又是"坏"得竟如此出奇之举.

      .此文所有姓氏都作了艺术加工,用了化名。因为他们有的还在那片黑土地上继续抗争着。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